{蜘蛛链轮}
当前位置: » 正文

武安竟藏着一个真实版“世外桃源”,快来看看!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8-11-08 21:08:42  

九山、九沟、九垴、九寨,再加一条河,这就是世外桃园(源)沟。

  小时,就听大人说“桃园沟过年——一语初三”。说有天,桃园沟人到大继城(贺进)去,见都贴对子、放炮,才知这天是除夕。回沟后就和村人商量:明个儿过年吧?但今儿没准备,那咱就一语初三吧!于是,就有了这样的歇后语。还有许多类似的愚昧事,说都发生在桃园沟。大时,才知这是有些人道听途说了一些事,再添油加醋粗劣加工,用三寸之舌嚼了嚼,“啪”的一下,唾到了桃园沟逗乐儿玩。

  丙申年暮秋,我和好友李文祥、高树其坐着辆皮卡车,摇摇晃晃进了去。

  桃园沟,是武安北洺河北畔的一条沟,长26里、宽约8里。东西青山列屏,沟中季节河北水南流。高庄坐沟口,后临河安沟底。明清时,7个山庄窝铺,散落在沟旁、荒坪,冷冷清清;现在,32个自然村庄四处张扬,热热闹闹。

  桃园沟,山、沟、垴、寨,还有这条河,似受天真地秀、日精月华,内孕的仙胞突然迸裂,产出千佛洞、慧果寺、奶奶庙,把一条沟点染得神神秘秘。

  这次来,我是沿着一种文化脉络,朝世外时空王国走,去捡拾它的历史碎片。

  桃园沟的“沟”宝,就是千佛洞吧?

  桃园沟中段,有座山叫龙虎山,绝对高度500米。千佛洞位于山腰,虽距山脚仅百米,但山势陡峭,仅有一山沟道可上。登完132级台阶,便是被荆棘、葛条、杂草拥埋的蚰蜒小道。我是很小心地踩着碎石,拽着葛条,躲闪着刺条,几乎是贴着山体,只身上了去的。

  这是一个天然溶洞,高约3.5米、宽约3.4米,进深15米,左拐进深又六七十米处,洞顶、洞壁垂着漂亮的钟乳石,俨然神仙洞府。历史剩遗的佛龛137个、佛像157尊,不规则地挤在高2.2米、长10米的洞壁上,烘托着溶洞的玄奥。

  洞的佛龛出奇得小。大的高0.5米,宽0.4米;小的高仅0.18米。而且各异,有一佛二弟子、一佛二菩萨、单身佛、菩萨坐像的。还有一龛内石像三尊,中间戴官帽、缠玉带、着官服端坐者为尊,左右各有一站者为侍的。这不是佛,哪路神仙?有的说是土地爷,可惜证据支撑度不够,姑存疑。

  洞始建时间不详。不过,只要留心,仍然会从中捕捉到一些信息的。

  洞口是黑白仙家,洞中“一佛二弟子”的神龛旁,有一侧记:第七保都保正侯司空下保丁三百五十人去桃园山,捉杀群贼,大观戊子岁镌佛一尊,献香一对,侯进,父侯宜,母孝父。大观戊子岁是北宋徽宗大观二年(1108年)。这说明,这个佛龛建于北宋。

  每龛旁凹凸不平的壁上,似乎都有文字,记载着修建这个龛的捐资人及其乡里;遗憾的是大多残缺不全,只有“依稀”:斗仙底村刘氏、孙氏;僧慧海;张万、崔二姐共一尊;温宜三尊;僧常儒;僧宝清…… 佛像虽残缺,但身着袈裟、面部慈祥,形态各异、线条流畅,且曾贴金或彩绘,仍清晰可辨。由此推断,此佛像群,肯定不是官府工程。可能是:桃园沟及周边山庄多皈依三宝,有的有困厄,祈求佛的保佑;有的对某佛许了某种愿,如愿后还愿;某僧对自己的师祖感恩,要塑金身……佛家有言,修建佛洞,功德无量。虔诚的他们,都需要有一个“私有”之地,对自己的佛“精准”供养。此时,由“社头”出面、寺院住持主导,选择了这方“洞天”,组织民间工匠,按照捐资信徒意愿,统一镌刻。大清光绪二十二年(1896年),“年深日久,风吹潮湿损坏圣像”,善人姚聚太和山主韩成福等,募化财于四方,再度重修,就有了传至今天的千佛洞。

  洞穴,自古就是修身养性的地方。明朝异人王阳明,就是在龙场一个洞穴里,悟出“心即理”“圣人之道,吾性自足”,后来提炼为“知行合一”,创建了“致良知”心学的。而膜拜千佛洞的宋朝子民,不是悟道,是祈求自己的“大福报”:钱多、寿命长,儿女多又孝顺;若能下意识的“致良知”、念念向善,这就足够了。 

  千佛洞下方有座庙,庙旁有一石像。文祥说:“这是六祖慧能大师,在别个地方撂着,我把他请上来了。”我一愣:文祥啊文祥,或许你也不知道,你这么一请,给千佛洞增添了多重的份量。

  慧(惠)能,俗姓卢,出生在广东新兴,生活、传法于广东。慧能家境贫寒,三岁丧父,稍长,卖柴养母。因听人诵读《金刚经》有悟,出家学佛。公元662年,到湖北黄梅拜佛教禅宗五祖弘忍为师。

  我忽然想起一则公案: 

  弘忍老了,要从500弟子中找一优秀者,继承禅宗衣钵。他让每个徒弟做一首畿子(有禅意的诗),谁做得好就传给谁。神秀写了一首: “身是菩提树,心为明镜台。时时勤拂拭,勿使惹尘埃。”这是入世的心态,是强调修行的作用,但有悖禅宗大乘教派的“顿悟”。慧能也做了一首:“菩提本无树,明镜亦非台,本来无一物,何处惹尘埃。”这是出世的态度,是说世上一切本来空,心也是空,就无所谓抗拒外面的诱惑了。这很契合禅宗的“顿悟”理念。弘忍看后,就在一个晚上,向他传授了衣钵。10年后,慧能在少林寺创立了禅宗的南宗;神秀创立了禅宗的北宗。神秀之禅由方便入为“渐门”,慧能之禅直指人心为“顿门”,于是有“南顿北渐”之分。

  见佛理当拜拜,权当打招呼那样;我却没有。《金刚经》说:“不生法相。”教人们不要在下意识中生出来一个佛的样子;因为,佛就是“无所从来,亦无所从去”的,佛根本就没有样子的。所以,在“著相”的六祖面前,拜也可、不拜也可。“心即是佛,佛即是心”,人人心中都有一尊佛。只要自觉修心,心存良知,虽凡夫俗子,皆可为佛的。 

  站在龙虎山山腰,横望桃园沟,感觉它是一幅立体水墨画:其构图是典型的古代传统的散点式透视法:一条铺满碎石的河沟,弯曲着侧身而过,季节河水跳着、唱着缓缓流淌。沟两旁是长满玉米、谷子的层层梯田,依着山势执著地伸向山腰,与山顶的柏树林松紧相接,形成一片绿海。后临河村后的一座高峰,作为一道屏障,使它戛然而止。沿途散落着三五村庄,多为明清建筑,间有瓷砖贴面、装饰现代的房屋,点燃着古老村庄的鲜亮;九座山下、九条沟里,很遥远处隐隐约约也有人家,不时听到鸡飞狗跳孩子哭的声响。

  下龙虎山,沿着这幅画廊走,到黄土岩,似乎又进入一方圣地。

  黄土岩,顶有圣母殿,它的生命底片,则是在《重修黄土岩碑记》里:“黄土岩,岑峦耸翠上出重霄,飞阁流丹下临天地,悬岩绝壁之中,有菩萨堂一座,真奇观也。凡览胜之士,无不攀腾附葛争往观焉。登斯岩也,仰观宇宙之大,俯察物品之盛,遥望青山隐隐,静听绿水滔滔,山花灿烂,野鸟喧歌,樵牧往来,麋鹿跳跃,登临之际气象万千,真吾辈小蓬莱也。”“余思童年,来书口于后临河,事毕而返,登于岩上,见岩壁之中,题咏孔多,拂而读之,类皆音韵铿锵,颇有高人逸致。访闻故老,相传邑人户部白公,少时曾避暑修于此,一时明公学士游览者亦不乏人……”

  碑,立于清乾隆五十五年(1790年),是桃园沟的秀才周天相写的碑文,至少有两条信息十分重要:这里,自然植被原始,环境有荒蛮的遗存;庙堂建筑艺术超乎寻常,迸发着一种虔诚的信仰力量。这里,自古就是避暑休闲的好地方,来这玩的人很多。案例是白公,这个管田地、户籍、赋税、俸饷、财政等事宜的官,在这避暑时,高朋满座,谈诗论文、游山戏水,是好不热闹的。

  黄土岩高百米,悬岩绝壁之中,是原有一座菩萨堂的,乾隆年间,信士杨福捐资募化了一些钱财,其中有小汪村太学生李乐施地一处,继城魏氏捐银五钱,新建了圣母殿,重修了菩萨堂和山门、群墙、木桥、禅室、戏台、甬道等。但这已是前世;如今,它们已潜藏在黄土岩水库清粼粼的库水中,僵死在留辫子的年代。 

  还好,桃园沟的山娃李同祥、李文祥出资,在山顶修建了奶奶庙等建筑,并植树造绿,基本还原了黄土岩旧时风光。

  小时候,听说奶奶是管分配孩子的。谁家妇女不生育,就在黑夜,到奶奶庙悄悄拴个泥孩子,生育后再用泥捏两个孩子悄悄送来。后来,看《封神演义》,才知奶奶就是云霄、琼霄、碧霄,掌“混元金斗”(尿盆儿)。现在,沟里的人都不这样了。奶奶庙很冷清,奶奶要失业了。

  我站在黄土岩顶,俯瞰一湖碧水,遥望三五人家,听几声鸡鸣狗叫,觉得山绵沟深,天蓝气畅,好个“小蓬莱”。

  过黄土岩,慧果寺赫然在目。二十多年前,我曾来过,当时这里一片废墟,依稀记得土堰根儿有几块石碑。如今,宝殿巍巍、佛像端端、香烟霭霭、梵音阵阵。这是文祥弟兄的虔诚之心,赋予三宝的崇高之情。 

  慧果寺也作慧果寺、桃园寺,始建无考。明朝隆庆记碑说“桃园寺盖建自周季以来避秦迹也”。周季,系周朝末代,慧果寺可能始建于周朝;大宋雍熙二年(1238年),“钦崇三宝”的宋太宗赵光义,接到了始自院主的层层报奏,敇令重修,并赐下院为胜果寺、山中桃园寺为惠果寺。

  明成化十五年(1479年),慧果寺重修。这天,山西泽州籍进士、武安知县张泽到慧果寺访胜,和主僧会彬(很可是相当于知府的官归隐为僧)进行了交谈,见重修古殿一所,大雄殿六楹、伽蓝祖师天王殿各四楹,廊庑悉备,塑佛体貌并列,金碧交辉。慧果寺嘉山水、美风月,成为武安西部“第一禅林”。

  嘉靖四十三年(1564年),有个武安人叫郭重,在科举考试中和他同榜考中的一位朋友,从嵩山来玩,见到了明代又重修后的慧果寺:“其岑楼峨殿,翚飞岌立于林峦紫翠中,若画图然。左涌洪灵泉,右峙古定晋,后拥摘星楼,前拱白云顶,凭虚翘望,令人毛骨森耸如将脱尘俗而与造物者游”,赞叹“真天下之奇观也。”当时,这里还有座桥叫普济桥,“恍若天虹长跨,直抵山门”。他不禁大呼“天下之真境也”。

  当时的大佛殿,塑有三世佛像,“中尊释迦,当现在贤圣劫;弥勒居左,当未来星宿劫;珈蓝居右,当过去庄严劫”。我是“钝根”之人,不知所云,姑且不管它。

  听说慧果寺有一寺牒,很有历史价值,可惜我没看到。寺牒是寺院所发的公文书信或寺僧所用的手简。正书时间是建炎二年(1128年),是宋高宗年号。河朔访古随笔说:河朔区域南宋仅此一石。河朔区域,当时是指黄河以北、大体包括今山西、河北和山东部分地区。当时宋已南渡,大河南北都纳入了金国版图。武安是未属金人管辖?还是遗民怀念故国故君,故意为之?一谜 。

  慧果寺占地20亩,规模宏大,鼎盛期有一百多僧人,他们念经习武,功夫了得。清朝光绪年间,有个武僧叫道源,用一只手顶着一个石磨盘、石磨盘上放着茶水,脸不红、气不喘,震慑了响马。他们种地、化缘,伴随着朝钟暮鼓的声响,向大千世界布洒着自己的虔诚。上世纪40年代,古刹颓圮。

  “避秦迹之地”“第一禅林”“小蓬莱”“天下之真境”——慧果寺,从汉唐宋至明朝,桃杏茂密,“闲翁逸叟、文人墨士避世目高者多”。如今,花山是春、绿海是夏、酡红是秋、银白是冬。好一幅醉态美景,

  好久,有个事想不明白:文人访胜桃园沟的题诗中,为何多提到“避秦”。

  比如,邢台籍举人黄元功的《桃源洞(千佛洞)》:“何必武陵人,桃园别有春。洞幽石嶂合,树密碧泉新。缭绕时闻梵,幽深可避秦。何尝结圣果,放浪百年身。”山人白南金的《再游桃园寺》:“法相犹然在,吾生可息机。老僧多感别,训鸟半相依。地冻花开晚,山阴翠落微。避秦人已去,流水尚东归。”明万历武安知县李椿茂《八景四瑞》中的《桃源洞(千佛洞)》:晴光散作武陵春,似有桃花逐隐沦。洞里窥来虚境寂,岩前历去白云亲。应知仙客须口世,何必幽人属避秦?但使尘心能不染,名山处处可还真。”

  巧的是,有个传说似乎可以“自圆”:

  战国时,秦国有个姓白县令,白起被诛怕“灭九族”株连,全家远逃。一天夜,深山被困。忽见一只嘴里衔着一只乌龟的老虎近前,怕极。老虎放下乌龟,大吼一声,衔起乌龟又向前走,走两步还回头一望。县令恍悟这是指路,于是随行。天明,到一山坳,见花红柳绿,溪水潺潺,山峦连绵起伏构成一圈。又忽见老虎、乌龟,变成了老虎山和乌龟山。县令就面对二山安家。后知此地是武安辖区,遂将白姓改为复姓武安,后来又将安字去掉,单姓武。

  尽管牵强附会,我认为之所以文人多提“避秦”,可能源于这一不靠谱的传说。

  忽然我想,这“桃园沟过年——一语初三”,不正是陶渊明“山中无甲子,寒尽不知年”的世外桃源么?

   “寒尽不知年”的桃园沟人长寿。全沟32个自然村,村村都有数十、近百个花甲以上的老人。以不足千人的红土坡为例,在2012年,80岁以上的老人有42个;90岁以上的老人5个。尤其是李石氏,大寿104岁。可谓人瑞。桃园沟时光幽邈。沟里有许多石刻,上面的字像谶语:“一树结三果,三果姓三人,三人有三金,三金常在心”;“一山森石榴,石榴住两河,河旁有两泉,泉下有年先”;“东堂坡、西堂坡,锅扣锅、两大锅”;“金木水火土德,城魏龙先田明,丹谐众灵福寿,贤岩锅千年佛,东西南北红果,堂庵寨庙钩寺”等,真不知所云。桃园沟人杰出。古时,沟人多习文、尚武;抗战,血性男儿为保家园,血染沟土;抗美援朝,石财和血战上甘岭;改革开放,魏银仓涉足新能源,联手“格力”董明珠……

  “寒尽不知年”的桃园沟,碧草含烟、石径花舞、鸟啼柴门、云绕古树,山村点点。若再有两山桃之夭夭,一河潺潺,名曰“桃源山川”,还真是世外桃源的现实版呢!

作者:柳林山 摄影:张华民 郝元

{蜘蛛链轮}

 
 
[ 软文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 
 
    行业协会  备案信息  可信网站